DingCheng丁澂

艺术的高低从来不以表现形式和材料划分,艺术门类也没有阶级。我们没有艺术,因为艺术本身就是外来词。艺术里艺术说了算。所有的外来的强加的都是反艺术的,一旦其他声音出现了艺术便沉默了,她总是个害羞的姑娘。我们做的都还不是艺术。